我爱孩子 新闻 北京2023做“加减法”描绘更好的教育图景

北京2023做“加减法”描绘更好的教育图景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巩固提高“双减”成效。“双降”政策实施已经一年半了。孩子的家庭和学校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?课后服务如何更好地帮助孩子成长?如何平衡学校管理和教师负担?一系列相关话题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热烈讨论。

“自从‘双减’政策实施以来,大部分家长都是理解和支持的,大家都不愿意陷入‘剧场效应’的普遍竞争中。”在市人大代表、北师大十一附中丰台小学校长曹骏看来,“双减”政策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引导家庭和学校回归教育本质,树立正确的育人理念。“‘双减’要以此为支点,撬动整个教育回归德育的培养目标,建立全社会的广泛共识。双减也应该是在时空因素发生变化的情况下,促进教育系统性变革,重塑学校生活的一种机制。”

曹骏以调整中小学上课时间为例。市教委要求,小学每日上课时间一般不得早于8: 20。“推迟上学时间是为了让孩子们睡得更多,起得更从容。同时也有利于培养孩子良好的生活习惯。”曹骏说,如果上学时间晚一点,孩子们在家里的“生活课”上的时间就会长一点。他们可以在早饭后洗碗,帮父母做点家务,更从容地在生活和学习之间切换,做好自我管理。

“双降”仍在进行中。曹骏认为,当前,学校的育人主体责任进一步强化,全新的教育生活正在重塑,课堂教学随着国家新课程标准的发布而不断变革,培养自主管理能力的目标进一步明确。“我们期待学校变得更加开放,家长和社会资源更多地参与到学校教育中来,三方共同描绘一幅更加美好的教育画卷。”

“双减”政策实施以来,课后服务在本市中小学广泛开展。在市人大代表、北外中学校长夏庆丰看来,课后服务的发展首先应该是一个系统的、衔接良好的顶层设计。“归根结底,我们要考虑的是,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一所学校有成千上万的学生。要满足每个学生的需求,就要增强课程的丰富性,给孩子提供选择。

“目前区里的一些文化艺术资源已经参与到学校的课后服务中,比如非遗传承人进课堂。建议各区协调设计,让课后服务内容更加丰富多彩。”市人大代表、北京市第四十三中学教师姚云表示,可以吸引符合条件的社会专业人士加入,丰富课后服务“菜单”,满足学生多样化、个性化的需求。同时,要进一步完善激励型教师评价体系,评价绩效要向课后服务人员倾斜。

“比如在北京中轴线申遗的背景下,学校将相关文化内容渗透到课后服务中,邀请专家进校园,为学生讲解中轴线的历史文化底蕴。还可以充分利用学校周边的博物馆资源,在有资质的专业人员指导下,让学生成为博物馆里的小讲解员,将实践活动纳入课后服务。”姚云说。

来自教育界的CPPCC委员、西城区皇城根小学校长麦锋表示,现阶段要提质增效,就要不断改善和优化学校的教育供给,为学生提供更细致的教学服务。

“我们的方法是让

当然,精细化的教学供给需要学校进行更精细化的管理。“学校的组织架构、教师工作量的统计方式、教师的考核方式都将发生变化,这将考验管理者的智慧。”

优化教育供给的另一个体现是对学生的分级管理。“让有余力的学生吃饱,让中等生学好,让学习有困难的孩子跟上。”麦锋认为,课后服务是一个很好的方式。“老师要找出学生的需求,在课后服务时间给学生足够的选择,让学生在课后服务时间弥补自己的不足。”

来自教育界的CPPCC委员、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窦桂梅特别关注教师的负担和赋权问题。她认为,“双减”政策的持续推进,需要学校加强时空、课程内容、治理机制、校内外资源的协调。在给学生减负的同时,也要给老师减负。

“双减”最大的变化是每天下午三点半后增加两个小时的课后服务时间。“课内教学”和“课后服务”两大模块,是指学校每天要为学生提供全周期的服务,大部分教师每天在校时间在10小时以上。如何帮助教师调整身心,保持积极性,平衡家校关系,成为摆在学校面前的课题。

窦桂梅分享了学校解决“三点半现象”的实践探索。——变课后托管为课后服务,构建课后统筹的“双教育体系”。“我们学校除了给每个班配备一名班主任,还允许其他老师担任副班主任,行政后勤人员担任第三班主任。所有管理干部都要下沉,在班级微观层面实施管理。”窦桂梅说,这有效地分解了传统模式给班主任的负担。“蹲点上课一天”制度,就是要现场发现班主任和任课教师面临的困难和需要改进的地方,促进教师的“激励整合”。

(原标题:代表委员建议在“双减”的同时增加课后服务供给,做好“加减法”,描绘更美好的教育图景)

来源:北京晚报记者刘素雅牛王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我爱孩子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返回顶部